你不过是每一个

关于颜回二三说

看了六年前的《孔子》,剧情,立意不再作谈了,想说说颜回这个角色。


对于颜回的描述,“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最具代表性,任泉的形象和气质其实都相当符合颜回一代儒生理想至上的定位,但电影给我的感觉是,为...为什么...这么弱气...



思前想后我决定把这口锅扣给导演和编剧,毕竟一个角色如何塑造,他的基本定位怎样,都是要靠导演编剧的。当导演编剧硬把儒生当弱受,硬要塞女主剧本给男X号,站在影剧产业链末端的演员又能怎样?



电影里的颜回基本没有展现才华和“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回也不改其乐”的作派,不介绍我还以为是孔子的书童。前半段戏还比较俊朗,后半段,从孔子离鲁颜回随之开始,颜回的戏份就相当...弱受...而且溺水而亡那段从理智和物理上来说我都不是很能接受。理智上讲为知识现身固然感人,但在丝毫没有铺垫那堆竹简重要性以及颜回完全没有舍身救书必要性(情节上并未涉及政治,人物秉性等等)的情况下,这种安排实在不太有说服力。



有的人怪罪于演员,这在我看来还是不可取的。任泉在演绎这种惹人怜的小生方面确实有旁人难及的优势,颜回死时那几秒的回忆杀真是我见犹怜。但他硬朗的角色演起来也不在话下啊,电影里鲁君和孔子会齐那一段的颜回就相当正常,众所周知的公孙策也演得君子翩翩。本来想说用了任泉的原音可能不太合适,毕竟太软萌了,但后来一想,任泉的原音,要不是导演要求,也是断不会显得如此弱气的。



总觉得导演和编剧安排这样的戏给颜回是不怀好意。





评论(3)

热度(3)